致力于医学论文编修发表的专业团队 联系我们

药理医学论文

当前页面: 主页 > 医学论文 > 药理医学论文 > 正文内容

羊胆汁化学成分及药理作用研究进展

来源:搜集整理   日期:2021-08-02   点击数:

  摘    要:羊胆汁是传统动物胆汁类药材,主要含胆汁酸、胆色素、胆甾醇、卵磷脂、黏蛋白及碳酸氢钠等化学成分,具有抗炎抑菌、清热解毒、清肝明目、镇咳祛痰、降低血压、促进消化等药理作用。但目前对其化学成分、药理作用、作用机制、用药安全性等缺乏全面系统的研究。为此,查阅了大量国内外相关文献,同时结合历代本草、医药典籍的相关记载,对羊胆汁的化学成分及药理作用进行了综述,以期为羊胆汁在临床上的合理开发利用提供参考依据。
  
  关键词:羊胆汁 胆汁酸 胆色素 药理作用
  
  Research Progress on Chemical Constituents and Pharmacological Action of Sheep Bile
  
  ZHOU Xuxiang LIU Dan YE Xiaochuan
  
  Hubei Provincial Key Lab of TCMResource and TCMChemistry,College of Pharmacy,Hubei Universityof TCM;
  
  Abstract:Sheep bile is a traditional animal bile drugs,mainly containing bile acid,bile pigment,cholesterol,lecithin,mucin and sodium bicarbonate,such as chemical composition. It has the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of anti-inflammatory and bacteriostasis,clearing heat and detoxification,clearing liver and improving eyes,relieving cough and removing phlegm,lowering blood pressure and promoting digestion.However,there is a lack of comprehensive and systematic research on its chemical composition,pharmacological action,mechanism of action and drug safety.In order to provide a reference for the rational development and utilization of sheep bile in clinical practice,the chemical constituents and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of sheep bile were reviewed by referring to a large number of relevant literatures and combining with the relevant records of herbaceous herbs and medical classics in the past dynasties.
  
  Keyword:sheep bile; bile acid; bile pigment;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羊胆汁首载于梁代陶弘景《本草经集注》,为牛科动物山羊(Capra hircus L.)或绵羊(Ovisaries L.)的胆囊胆汁,具清热解毒、清肝明目、抗炎杀菌等作用[1-2]。《四川中药志》对羊胆汁的功效记载道:“清热解毒,明目退翳。治青盲雀目,风眼翳障,食道结核,肺痨吐血,喉头红肿及黄疸”。现代医学临床上羊胆汁常用于抗炎、抑菌、治疗肺结核,也可用于治疗肝热目赤,肺痨吐血,热毒疮肿,黄疸及胆结石等疾病[3]。
  
  我国作为世界养羊大国,羊胆汁来源充足,品种多样,但目前尚未得到有效的利用,出现了严重浪费现象。因此,在查阅已有文献及历代本草医药典籍的基础上,总结了近现代研究中羊胆汁的化学成分及药理作用,为临床合理利用羊胆汁提供参考依据,也将为羊胆汁变废为宝,扩增羊产业创收增加新途径。
  
  1 羊胆汁的化学成分
  
  羊胆汁味苦,性寒,归肝、胆经,胆汁酸和胆色素是其重要的组成成分,也是其发挥疗效的主要成分。
  
  1.1 胆汁酸
  
  胆汁酸是肝脏生物合成的一种酸性类固醇类化合物,在动物胆汁中常为24个碳原子的胆甾酸衍生物,是各类药用动物胆汁的主要有效成分。徐雷鸣等[4]研究发现,胆汁酸占胆汁总固体量的50%~70%,其在脂类和脂肪的消化、运输和吸收中起至关重要的作用。根据存在形式,胆汁酸主要分为游离型胆汁酸与结合型胆汁酸。
  
  1.1.1游离型胆汁酸
  
  游离型胆汁酸是羊胆汁中重要的活性成分之一,主要包括胆酸、去氧胆酸、熊去氧胆酸、猪去氧胆酸、鹅去氧胆酸及石胆酸。王一博等[5]采用高效液相色谱-电雾式检测法(HPLC-CAD),测定了熊、猪、牛、羊4种动物胆粉中的胆酸、熊去氧胆酸、猪去氧胆酸、鹅去氧胆酸和去氧胆酸的含量,结果显示牛羊胆汁中含有较高的胆酸和去氧胆酸,且两者差异不明显;同时均含有少量的鹅去氧胆酸,未能检测出熊去氧胆酸和猪去氧胆酸。李炎桂等[6]分析了熊胆、牛胆、猪胆、羊胆等10种动物胆中的胆汁酸类成分,结果表明,不同动物胆汁酸成分有很大程度的相似性,牛羊等8种动物的胆汁中均含有鹅去氧胆酸。张贇华等[7]用高效液相分析羊胆粉中胆汁酸类成分,检测出胆酸和去氧胆酸,其中胆酸在羊胆汁水解后色谱图中的峰面积占总峰面积的50%以上。鞠爱华等[8]用紫外分光光度法测定了牛胆粉与羊胆粉中胆酸的含量,结果表明,牛胆粉中胆酸的含量在40.85%~43.03%之间,羊胆粉在30.88%~32.64%之间。目前尚缺乏对牛羊胆汁是否含有石胆酸及其含量的相关论述。
  
  1.1.2结合型胆汁酸
  
  在动物胆汁中,胆汁酸常通过酰胺键与甘氨酸或牛磺酸结合形成甘氨胆汁酸或牛磺胆汁酸,并以盐的形式存在。
  
  据文献记载,羊胆汁的结合型胆汁酸主要有牛磺胆酸、牛磺脱氧胆酸、牛磺鹅脱氧胆酸、甘氨胆酸、甘氨鹅脱氧胆酸、甘氨脱氧胆酸和甘氨石胆酸。李瑶等[9]采用高效液相色谱对猪、牛、羊胆汁进行了分析,发现牛、羊胆汁中均含有牛磺胆酸、牛磺鹅脱氧胆酸、甘氨胆酸、甘氨鹅脱氧胆酸、甘氨脱氧胆酸5种成分;刘欣媛等[10]用薄层扫描仪对羊、牛胆汁中的牛磺胆酸进行了定量分析,其中羊胆汁纯度可达97.5%,牛胆汁的纯度可达96.3%,两者无明显差异。李慧峰等[11]运用吸附色谱法和薄层层析色谱法,从羊胆汁中分离纯化甘氨胆酸,其纯度可达97.3%。石岩等[12]采用UPLC-Q-TOF-MS法,在羊胆粉药材中还检测出极少量的甘氨石胆酸。
  
  牛磺酸结合物大多数以离子形式存在,甘氨酸结合物也有部分以离子形式存在,其离子常与盐结合形成胆汁酸盐,羊胆汁中主要以钠盐的形式存在。张晓薇等[13]采用火焰原子吸收法对鱼胆、牛胆、羊胆、猪胆等8种动物胆汁中所含Cu、Zn、Mn、Fe、Cr、Pb、Mg、Ca、K、Na元素含量进行了测定,结果显示,羊胆汁中Na、K含量较高,其中Na含量达788.25 mg/L,占总含量的50%以上,其余金属元素含量很低;张贇华等[7]采用HPLC法测定了羊胆粉胆汁酸类成分,并从色谱中检识出硫磺胆酸钠,且牛磺胆酸钠在羊胆结合型胆汁酸色谱图中的峰面积占总峰面积的50%以上。
  
  1.2 胆色素
  
  胆色素是一种生物色素,是动物胆汁中的主要药效成分,其主要成分为胆红素和胆绿素,由于两者的含量和比例不同,不同动物的胆汁会显现不同颜色,通常为黄绿色。陈琦[14]、孙存孝等[15]报道,羊胆汁中含有胆红素成分。张启明[16]通过重氮化试剂显色法,确定牛胆粉中也含有胆红素。Abdul-Rizaq等[17]的研究结果表明,胆红素不仅可以减少肥胖和脂肪肝,而且胆红素信号通过核受体转录因子具有抗氧化剂的功能。Papadakis等[18]、Farhan等[19]研究发现,胆红素还具有抗氧化、抗病毒、抗癌、保肝护心、保护大脑等药理作用。目前尚未有羊胆汁胆绿素成分及含量的相关研究报道。
  
  1.3 其他化学成分
  
  羊胆汁除胆汁酸、胆色素外,还含有胆固醇、脂肪酸、卵磷脂、常量微量元素以及维生素、氨基酸等。
  
  2 羊胆汁的药理作用
  
  2.1 清热解毒,清肝明目
  
  胆汁为苦寒之品,有清热解毒、清肝明目的功效,《别录》中言:“青羊胆,主青盲,明目。”《本草纲目》中言:“肝开窍于目,胆汁减则目暗。目者,肝之外喉,胆之精华也,故诸胆皆治目病。”《肘后方》中用羊胆,旦暮时各一敷之治疗眼暗,热病后失明;《圣惠方》中三胆点眼方中亦含有羊胆。David等[20]的研究结果表明,山羊和绵羊的胆汁可以有效地治疗视神经萎缩,包括急性出血性结膜炎、边缘化脓性睑缘炎和泪溢,还可用于治疗致命疾病造成的暂时性失明,以及异物造成的眼部损伤。陈江宁等[21]研究了猪、牛、羊胆汁制备的天南星对发热小鼠体温的影响,结果表明,不同胆汁制备的天南星均表现出清热作用,比较而言,羊胆汁清热作用不及牛胆汁和猪胆汁。临床上,羊胆汁可以预防人类多种上火症状,倾向治疗肝热目赤,热毒疮肿,缓解咽喉肿痛,亦可润肺止咳。
  
  2.2 抗炎抑菌
  
  牛磺胆酸、牛磺去氧胆酸在结构上具有环戊烷并多氢菲环的基本结构,与糖皮质激素等甾体激素类化合物存在相似结构,有强大的抗炎作用。赵文静等[22]采用多种炎症模型对羊胆汁及其主要成分牛磺胆酸,牛磺去氧胆酸的抗炎作用进行了研究,发现羊胆汁对急性、慢性炎症均具有良好的抗炎作用,且作用效果比其牛磺胆酸、牛磺去氧胆酸及二者混合物好,推测羊胆汁中可能存在除牛磺胆酸、牛磺去氧胆酸的其他抗炎成分。李慧峰[23]首次建立了从羊胆汁中提取甘氨胆酸的技术路线,并证实了甘氨胆酸能抑制炎性组织血清中前列腺素、一氧化氮、白三烯的含量,进而对急、慢性支气管炎症均具有很好的抑制作用。崔亚晨等[24]研究表明,猪、牛、羊胆汁及其制成的胆南星均对LPS诱发的急性肺损伤大鼠具有保护作用,且牛胆汁和羊胆汁治疗效果优于猪胆汁,用牛胆汁制成的胆南星和羊胆汁制成的胆南星治疗效果优于猪胆汁制成的胆南星。羊胆汁主要成分牛磺胆酸对革兰阳性菌有抑制作用,对伤寒杆菌、大肠杆菌等革兰氏阴性菌有轻度抑制作用。以上研究表明,羊胆汁具有很好的抗炎抑菌作用,且其作用可能是牛磺胆酸、牛磺去氧胆酸、甘氨胆酸、胆红素、胆绿素等成分的共同作用。
  
  2.3 对血压的影响
  
  胆酸可以增加血胆固醇含量,升高血压,去氧胆酸可以降低血胆固醇含量,降低血压;日本学者岩城利一郎等研究发现,去氧胆酸有降压作用;刘欣媛等[10]的研究表明,牛磺胆酸可以降血压,降低心脏收缩幅度和频率。羊胆汁中的主要氨基酸牛磺酸是普遍认可的降压药物,牛磺酸不仅能通过抑制血管内Ca2+的释放和血管外Ca2+的内流,使血管舒张,还可以通过阻滞电压依赖性钙通道,使血管平滑肌舒张,从而起到明显的降压作用[25]。
  
  2.4 对呼吸系统的影响
  
  羊胆汁对呼吸有兴奋作用,可用于治疗呼吸系统类疾病。刘春花等[26]指出,羊胆汁具有抗炎灭菌作用,对常见呼吸道类疾病肺结核有显著治疗作用。胡霞敏等[27]比较研究了牛磺结合及其游离胆汁酸对小鼠的镇咳、祛痰、抗炎作用,结果表明,其结合型药物疗效明显强于游离型的药物疗效。梅和珊等[28]通过研究发现,牛磺胆酸钠和牛磺去氧胆酸钠可明显抑制浓氨水所导致的小鼠咳嗽,证明其具有止咳作用;通过酚红排秘实验证明牛磺胆酸钠和牛磺去氧胆酸钠有去痰作用。崔亚晨等[24]研究表明,胆酸去氧胆酸均具有镇咳作用,去氧胆酸的镇咳作用不及胆酸,对百日咳所引起的咳嗽有较好疗效。
  
  2.5 对消化系统的影响
  
  羊胆汁中的胆汁酸盐,是天然利胆药物,其水溶液对体内油脂有强大的乳化效力,胆盐中的主要成分甘氨胆酸钠、牛磺胆酸钠可以增强脂肪酶活性,进而促进脂肪分解代谢,提高脂溶性维生素的吸收,同时对胆汁分泌、加快小肠运动也有辅助作用;牛磺胆酸是一种天然利胆药,对于胆消化不良具有显著治疗效果。杨万全[29]研究了新鲜羊胆汁和西药对消化性溃疡患者的止痛作用,结果表明,羊胆汁的治疗有效率92.5%,西药治疗有效率85%,羊胆汁组有效率明显优于西药组。
  
  2.6 其他作用
  
  除上述药理作用外,羊胆汁还具有抗氧化作用,可以延缓衰老。张金华等[30]研究表明,羊胆汁的主要成分胆红素可以抗氧化。朱晨宇等[31]对74名胆固醇胆结石患者分别给予熊去氧胆酸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进行治疗,结果显示二者均有很好的疗效。鹅去氧胆酸为熊去氧胆酸同分异构体,二者均可通过促进胆固醇溶解,减少胆固醇合成等方法而达到溶解胆结石的功效,用于治疗胆结石[32-33]。魏松[34]、余森等[35]通过联合应用鹅去氧胆酸和消炎利胆片对胆石症患者进行了治疗研究,结果表明,鹅去氧胆酸对胆石症有显著疗效,联合应用消炎利胆片后疗效增强。羊胆汁中含鹅去氧胆酸,推测羊胆汁有治疗胆结石的功效。
  
  3 结语
  
  牛胆粉用药历史悠久,而已有的关于羊胆汁的研究结果显示,羊胆汁与牛胆汁在主要化学成分和药理作用方面具有很大的相似性,因此羊胆汁的研究具有巨大的开发潜力和产业前景,有望用羊胆汁替代牛胆汁作为药用药材,可弥补牛胆汁虽疗效显著,但其价格昂贵、资源匮乏的缺陷。此外,羊胆汁中牛磺酸含量较高,对结核病疗效显著,主要用于治疗肺结核和肺痨吐血,对早期浸润性病变有较好的疗效,羊胆汁亦可有效地治疗青盲雀目、夜盲、白内障等眼科杂症,这些对于羊胆汁特有药用价值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由于对羊胆汁的药用价值还缺乏深刻认识和科学系统的研究,目前普遍将羊胆汁做废弃物处理,导致羊胆汁资源充足却未有效利用造成资源浪费的现象。因此,有必要对羊胆汁的化学成分、药理作用、作用机制、用药安全性等进行全面深入的研究,从而对其丰富的药材资源进行进一步的研发与充分利用。
  
  参考文献
  
  [1]赵文静,蒋蕾,旺建伟.羊胆汁对炎症介质含量影响的实验研究[J].四川中医,2010,28(1):32-33.
  
  [2]辛永涛,李卫民,高英.预处理方法对羊胆汁中胆酸含量的影响[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3,19(20):30-32.
  
  [3]王鑫,陈晓,时海波,等.动物胆汁及胆汁酸的合成、测定及药理作用的研究进展[J].江苏农业科学,2020,48(18):36-43.
  
  [4]徐雷鸣,王秀玲.胆汁酸代谢与胆结石的关系[J].新消化病学杂志,1996(5):285-286.
  
  [5]王一博,王春雨,曲范娜,等.高效液相色谱-电雾式检测器同时测定猪、牛、羊、熊胆粉中5种胆汁酸的含量[J].分析化学,2014,42(1):109-112.
  
  [6]李炎桂,王海军,贾赟,等.动物胆类中药化学成分研究概述[J].动物医学进展,2019,40(7):115-119.
  
  [7]张贇华,刘建忠,彭霞,等.HPLC法比较熊胆粉及猪胆粉、牛胆粉、羊胆粉和鸡胆粉中胆汁酸类成分[J].药物分析杂志,2009,29(3):487-490.
  
  [8]鞠爱华,荀雅书,苏秀兰,等.蒙药牛胆粉与羊胆粉中胆酸类成分的分析测定[J].光谱学与光谱分析,2008(3):645-647.
  
  [9]李瑶,郁红礼,王卫,等.猪牛羊胆汁HPLC指纹图谱研究[J].中国中药杂志,2018,43(12):2580-2585.
  
  [10]刘欣媛,李培锋.牛、羊胆汁中牛磺胆酸提取工艺的对比[J].包头医学院学报,2011,27(5):3-4,6.
  
  [11]李慧峰,李培锋,赵珍.羊胆汁中甘氨胆酸提取工艺研究[J].安徽农业科学,2008(20):8415,8464.
  
  [12]石岩,熊婧,魏锋,等.常用胆汁类动物药中特征离子的探索研究及应用[J].中国中药杂志,2018,43(4):651-658.
  
  [13]张晓薇,刘养清,赵慧辉.常见动物胆汁宏量和微量元素的原子吸收分析及研究[J].山西医药杂志,2003(2):110-112.
  
  [14]陈琦.不同因素对羊、牛及其混合胆汁中提取胆酸的影响[D].呼和浩特:内蒙古农业大学,2015.
  
  [15]孙存孝,王春璈,阎青,等.分析羊胆汁、探讨羊黄的成因[J].中国兽医杂志,1990(8):42-43.
  
  [16]张启明.牛胆粉的化学研究[J].药物生物技术,1997(1):58-60.
  
  [17] Abdul-Rizaq Hamoud,Lauren Weaver,David E Stec,et al.Bilirubin in the liver gut signaling axis[J].Trends in Endocrinology&Metabolism,2018,29(3):140-150.
  
  [18] Papadakis J A,Ganotakis E S,Vrentzos G,et al.Serum bilirubin and albumin levels are markers of the extent of atherosclerosis in dyslipidaemic patients[J].Atherosclerosis,2000,151(1):55.
  
  [19] Farhan Asad S,Saurabh Singh,Aamir Ahmad,et al.Prooxidant and antioxidant activities of bilirubin and its metabolic precursor biliverdin:a structure-activity study[J].Chemico-Biological Interactions,2001,137(1):59-74.
  
  [20]David Q-H Wang,Martin C Carey.Therapeutic uses of animal biles i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an ethnopharmacological,biophysical chemical and medicinal review[J].World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2014,20(29):9952-9975.
  
  [21]陈江宁,单国顺,赵启苗,等.不同胆汁制胆南星中胆酸类成分及其解热作用比较[J].现代药物与临床,2017,32(4):567-571.
  
  [22]赵文静,蒋蕾,旺建伟.羊胆汁与其主要成分抗炎作用的比较研究[J].中医药学报,2009,37(4):20-22.
  
  [23]李慧峰.甘氨胆酸的抗炎作用及其作用机理的研究[D].呼和浩特:内蒙古农业大学,2006.
  
  [24]崔亚晨,单丽倩,刘晓峰,等.不同胆汁及其制成的胆南星对LPS诱导的急性肺损伤大鼠保护作用考察[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20,26(1):125-132.
  
  [25]李志东,张明升,梁月琴.牛磺酸的非内皮依赖性舒血管作用机制[J].中国中药杂志,2009,34(3):32-335.
  
  [26]刘春花,熊丹丹,潘洁,等.动物药羊胆水质量标准研究[J].中国药业,2019,28(11):26-29.
  
  [27]胡霞敏,石朝周.牛磺结合及其游离胆汁酸在小鼠镇咳祛痰抗炎模型上的作用比较[J].中国临床药学杂志,2001(2):85-88.
  
  [28]梅和珊,石朝周,王凯平,等.牛磺胆酸钠和牛磺鹅去氧胆酸钠的药效学比较研究[J].中国生化药物杂志,1999(4):198-200.
  
  [29]杨万全.羊胆汁对消化性溃疡80例止痛效果观察[J].内蒙古中医药,1992(3):23.
  
  [30]张金华,沈惠麒.胆红素抗间二硝基苯所致氧化作用的研究[J].中华劳动卫生职业病杂志,1998(3):7-9.
  
  [31]朱晨宇,高曰文,朱华,等.熊去氧胆酸与牛磺熊去氧胆酸治疗胆固醇性胆结石的疗效比较[J].中国药房,2012,23(4):321-322.
  
  [32]Ryan D Jones,Adam MLopez,Ernest Y Tong,et al.Impact of physiological levels of chenodeoxycholic acid supplementation on intestinal and hepatic bile acid and cholesterol metabolism in Cyp7a1-deficient mice[J].Steroids,2015,93:87-95.
  
  [33]Jing Xiong,Tian-jiao Zheng,Yan Shi,et al.Analysis of the fingerprint profile of bioactive constituent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al materials derived from animal bile using the HPLC-ELSD and chemometric methods:an application of a reference scaleplate[J].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and Biomedical Analysis,2019,174:50-56.
  
  [34]魏松.鹅去氧胆酸治疗胆石症的疗效分析[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3,22(12):121.
  
  [35]余森,龙伟彬,谢敏,等.鹅去氧胆酸联合消炎利胆片治疗胆石症疗效观察[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1,32(23):3797-3798.
标签:

上一篇:苦参总生物碱及其磷脂复合物的药动学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

合作客户


400500王中王

京ICP备18012487号-10?Copyright © 医学期刊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网站地图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