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医学论文编修发表的专业团队 联系我们

医学教育论文

当前页面: 主页 > 医学论文 > 医学教育论文 > 正文内容

国外近十年在线教育研究热点与趋势分析

来源:搜集整理   日期:2021-08-05   点击数:

  摘    要:在线教育是疫情期间国内外学界高度关注的热点研究话题。以Web of Science收录的有关国外在线教育的1243篇文献为研究对象,采用共被引文献分析、社会网络分析、关键词聚类分析和突现词分析方法进行可视化研究,以分析国外在线教育领域中的研究热点及趋势。研究发现,国外在线教育研究领域主要集中于在线教育的兼容性、内容需要、普及技术的使用、高级泛在学习项目设计、学习过程和随机对照试验设计六个方面,并据此提出相关建议,以期为我国在线教育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提供参考。
  
  关键词:在线教育 研究热点 趋势分析
  
  Analysis of hotspots and trends of foreign E-learning research in recent ten years
  
  Liu Ruiru Wang Yake
  
  Institute of Educational Informatization and Course Teaching,School of Educational Science, Yan'an University;
  
  Abstract:E-learning is a hot research topic which attracts attention from domestic and foreign academic circles during the epidemic. Taking 1243 foreign E-learning articles collected by Web of Science as the research object, this article adopts methods of co-citation analysis, social network analysis, keyword clustering analysis and burst term analysis to do visualization research in order to analyze the research hotspots and trends in the field of foreign E-learning. The study found that foreign E-learning research focuses on education compatibility, content need, using pervasive technologies, advanced ubiquitous learning project, learning process and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nd put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to provide reference for theoretical research and practical exploration of E-learning in China.
  
  Keyword:E-learning; Research Hotspot; Trend Analysis;
  
  在线教育即E-learning(或称在线学习、远程教育),是一种基于网络的远程教与学方式,它打破了时空界限,可以实现远距离随时随地学习,已成为现代社会必不可少的一种学习方式。随着新冠疫情暴发,在线教育不仅是主要的教与学模式,也是目前教育领域关注的热点话题。在此之前,国内针对在线教育的研究相对较少,国外关于在线教育的研究时间更长、成果更为丰富。为此,该研究借助一定的软件多维度地对国外近十年在线教育的研究热点与趋势进行系统分析,以期为后疫情时代我国在线教育研究提供借鉴。
  
  1 研究设计
  
  1.1 数据来源
  
  该研究以“E-learning”or“Online Education”为主题,以Web of Science数据库核心合集SSCI(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作为数据来源,依据文献类型=Article, Web of Science类别=Education Educational Research对搜索出的结果进行筛选,并人工剔除与主题不相干的文献,共计得到1243篇文献数据(检索截至日期2020年12月30日)。
  
  1.2 研究方法和工具
  
  该研究主要利用可视化文献分析软件CiteSpace 5.7.R2、文献题录信息统计分析工具SATI 4.0(网络版)、社会网络分析工具Ucinet 6以及Excel 2016,采用引文分析法、关键词共现分析法和聚类分析法等多种方法,结合图表对样本文献进行统计分析。
  
  1.3 研究流程
  
  首先,用Excel从时间维度统计了近十年国外关于在线教育的发文量,用SATI统计样本文献的期刊分布;其次,利用CiteSpace进行共被引文献分析,找出引用次数最多的核心文章,然后利用Ucinet做出关键词的共现关系矩阵,用SATI和CiteSpace进行关键词的主题聚类分析,分析当前国外在线教育的研究热点;最后使用CiteSpace进行突现词分析,总结提炼国外在线教育研究发展趋势。
  
  2 国外在线教育研究的基本情况
  
  2.1 时间分布情况
  
  根据Web of Science上所筛选的1243篇样本文献,将其按照时间维度导入Excel 2016,可自动生成图1,国外近十年关于在线教育的文献发表量的变化如图1所示。
  
  可以看出,十年来国外关于在线教育研究的总体发文量大体处于稳定状态(除了2018年其余均超过百篇)。2012年由于MOOC(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成为教育流行语[1],对在线教育的研究达到峰值(146篇);随后处于平稳且有缓慢回落趋势,说明学者对在线教育研究开始进入反思阶段。2019—2020年在线教育研究又呈增长趋势,且随着2020年新冠疫情的暴发,对在线教育研究达到新一轮热潮。
  
  2.2 空间分布情况——期刊分布
  
  根据布拉福德文献离散规律,一个学科的绝大部分基础文献常常集中在数量较少的核心期刊中,只要对影响较大的核心期刊进行分析,就可以了解该学科的发展情况[2]。2011—2020年关于国外在线教育研究检索出的样本文献涉及期刊共117个。该研究利用软件SATI 4.0对样本文献的期刊来源进行统计,结果如图2所示,列举了发文数量最多的21个期刊(频次<1%的数据归类于“Others”)。其中,Compu- ters & Education期刊位于榜首,达到125篇。其次是International Review of Research in Open and Distributed Learning(102篇)、BMC Medical Edu- cation(93篇)、Educational Technology & Society(88篇)等刊物。这些刊物都属于SSCI核心期刊,影响力较大,能反映在线教育研究领域的重点。
  
  2.3 在线教育研究的共被引文献分析
  
  一篇文章被引用的频次是衡量其质量和学术水平的重要指标[3],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该文献在研究领域中的地位,被引次数越高说明该文献对研究领域的影响力越大[4]。该研究利用CiteSpace 5.7.R2软件对样本文献进行共被引分析,统计出了2011—2020年在线教育领域被引次数排名前列的期刊文献,如表1所示。
  
  表1 在线教育研究的高被引文献
  
  基于对以上文献分析,发现近十年国外在线教育引用率最高的文献主要围绕以下几方面展开:一是关于在线教育理论研究,如表1中文献2,主要阐述了在线教育的不同类型、形式和应用模式,并构建了在线教育的包容性定义(inclusive definition)[5]。二是研究在线教育在发展中国家的使用和影响,如表1中文献1揭示了影响发展中国家接受在线教育的6个维度和20个关键因素[6]。文献6利用基于技术接受模型(TAM)的理论框架,检验了个体层面文化对黎巴嫩学生采用和接受在线教育的影响[7]。文献9讨论了肯尼亚公立大学实施在线教育时所经历的挑战,并为其成功实施提出了可能的解决方案[8]。三是研究基于某种模型或者平台的在线教育对其接受度和满意度影响因素的探究与分析。如文献3基于技术接受模型(TAM)来解释影响谷歌应用接受度的因素[9]。文献4提出了一种基于信息系统持续预期-确认的研究模型,解释了继续使用MOOC意愿的很大比例变异,显著受到感知声誉、感知开放、感知有用性、感知用户满意度的影响[10]。文献5提出自我效能感、主观规范、享受感、计算机焦虑和经验是影响技术接受模型(TAM)的外部因素[11]。文献7采用准实验设计,探讨网上评估与测试分析系统(PDA-WATA)在促进学习者利用自我调节学习行为进行自我调节学习和提高学习者网络学习效能方面的有效性[12]。文献8探讨了学生对在课程中使用Facebook小组作为学习管理系统的看法[13]。文献10采用双因素实验设计、脑电波检测、情绪感知设备、认知负荷量表及学习表现测试表,探讨在自主在线学习情境下,三种常用的视频授课风格对学习者持续注意、情绪、认知负荷及学习表现的影响[14]。
  
  3 研究热点与前沿
  
  3.1 高频关键词统计
  
  关键词是对文献主要内容的高度概括,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一篇文献的研究中心内容。网络节点的中心度是反映节点核心程度的重要指标之一[15]。通过对关键词的共现网络、中心度和频次的研究,可以了解在一定时间范围内在线教育领域中的共同研究内容。该研究利用SATI 4.0得到关键词频次矩阵,将矩阵导入Ucinet 6中,利用其内部集成可视化工具Net Draw绘制基于中介中心度(Betweenness)的高频关键词社会网络关系图,得到图3,该图谱可以直观地反映国外在线教育领域近十年的研究热点。
  
  图3中共有50个节点,606条关键词间连线,每一个节点代表一个关键词,节点的方形越大,表示关键词共现的频次越多,节点之间的连线越粗,说明二者的联系越为密切[16]。由关键词共现图谱可以看出,国外在线教育研究文献中出现频次较高的关键词有“higher education”“blended learning”“interactive learning environment”“distance education”“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等。
  
  图4列出了三种不同维度的中心性的排名,依次分别是程度中心性、接近中心性、中间中心性。程度中心性(Degree)是一个衡量节点在网络中所处位置的指标,如果一个节点与很多节点之间有联系,那该节点在网络分析中处于较为中心的位置,地位较高。接近中心性(Closeness)是用来分析两个节点之间的最短路径的长度,一个节点到其他节点的距离总和越小,表明这个节点越为重要,对其他词的控制性越强。中介中心性(Betweenness)是指在网络分析中,如果一个行动者处于许多其他两个节点之间的路径上面,则认为该行动者具有控制其他两个行动者之间的交往能力,具有重要地位[17]。
  
  根据图4的三个列表,可以看出位居前几名的关键词大致相同,除去“e-learning”和“online education”两个为搜索的关键词,位于前十的关键词均存在“higher education”“blended learning”“interactive learning en- vironment”“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distance education”“motive”“education”“lifelong learning”。在线教育可称为远程教育,属于混合式教育中的线上教学部分,是一种开放的新型教学模式。随着远程教学平台的不断增多和功能的不断强大,为学习者远程在线学习提供了更加方便的学习交流工具,交互式的学习环境提高了学习效率,教学过程的有效管理和监控有利于提高学习者的学习效果,开放、宽松的学习氛围有利于提高学习者的学习兴趣和主动性,从而促进终身教育的发展。可见国外在线教育研究领域既重视理论研究又重视实践探索。
  
  3.2 研究主题类别
  
  聚类分析可以使相似度较高的关键词聚成一组,若两个关键词聚集在一起的距离越短,说明它们之间的联系越紧密[18]。该研究利用SATI 4.0网络版统计高频字段(频次排名≥最大设定值50)数据集,聚类的可视化图谱如图5所示。
  
  为了更加详细地了解每个类的具体信息,基于CiteSpace 5.7.R2中的“Summary of Clusters”获取了国外在线教育的聚类主题信息汇总表(如表2所示)。
  
  表2中“ClusterID”表示聚类号;“Size”表示每个类中关键词的个数;“Silhouette”表示平均轮廓值,简称“S值”;“Label(LLR)”表示通过LLR算法产出的聚类名称。其中,S值可以作为指标衡量聚类是否具有足够的相似性:当S>0.7时,聚类是高效率令人信服的,若在0.5以上,聚类一般认为是合理的[19]。结合图5和表2可以看出,国外在线教育共有6个聚类主题。其中,内含关键词超过10个并且S值大于0.7的类有6个,即#0 education compatibility(教育的兼容性)、#1 content need(内容需要)、#2 using perva- sive technologies(普及技术的使用)、#3 advanced ubi- quitous learning project(高级泛在学习项目)、#4 learn- ing process(学习过程)、#5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随机对照试验)。
  
  聚类0#教育的兼容性,主要研究在线教育在不同系统中的应用。任何领域都可以使用在线教育,不仅仅局限于课堂教学,如职业教育、早期教育、出国留学等。在信息化爆炸式发展的趋势下,在线教育的优势愈发明显,共享教育资源,促进了学习资源的平等分配。
  
  聚类1#内容需要,主要研究在线教育数字化学习资源的设计与开发。数字化学习资源易于使用、受众面广、内容多元化,能满足不同学习者的需求。对于学习资源的管理,要及时更新,丰富数量,提高质量,做到统筹规划。
  
  聚类2#普及技术的使用,主要研究技术支持的在线教育应用。在线教育需要一定的技术手段支持,如图5中的imsi(国际移动用户识别码)、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计算机为媒介的通信)等都是信息技术的关键词。随着科技的不断创新,在线教育系统愈发完善,可以提供多样的服务功能,提升在线学习的使用感,提高学习者的学习效率。
  
  聚类3#高级泛在学习项目设计,探讨在线教育的持续性、便利性和普适性。在线教育支持泛在学习,可以突破时空限制,提供相应的平台,有利于提高学习者学习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有利于碎片化学习的发展,充分利用零碎时间以形成终身学习习惯。
  
  聚类4#学习过程,涉及的研究主题是对在线教育的使用与接受过程中出现的相关问题展开研究。虽然在线教育已普及于各个领域,但是继续使用在线教育系统的意愿仍然很低,接受—中断的异常现象屡屡发生。学习者在接受和使用在线教育上还是存在一定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基于某种模型或者平台的在线教育对其接受度和满意度影响因素的探究与分析是目前国外研究的热点。
  
  聚类5#随机对照试验设计,研究主题是在线教育的比较研究。包含线上和线下教育的对比,不同在线教育模式和平台的对比等。线上和线下学习统称为混合式学习,二者各有利弊,应结合起来才能发挥最佳效果。不同在线教学模式和平台适用于不同的学习情境,各自呈现的教学效果也不尽相同。
  
  3.3 研究热点发展趋势
  
  突现词(burst term)指在某段时间内出现较多或使用频率较高的词,根据突现词的词频变化可以判断某研究领域的前沿与发展趋势[20]。该研究利用Cite- Space软件,得到被引用强度最高的Top 31突现词,如图6所示。
  
  由图6可以看出,国外在线教育研究范围广,热点较多。近十年国外在线教育发展脉络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2011—2014年)为理论研究阶段,主要探寻在线教育的基础理论。如联通主义(Con- nectivism)理论等。联通主义认为知识不一定要储存于学习者的头脑之中,也可通过技术手段储存于网络中。随着联通主义的提出,在线教育的模式变得更加灵活和自由。第二阶段(2015—2016年)是实践应用研究阶段,主要研究在线教育在不同平台中的应用情况。不同的在线教育平台教学方式不一样。常见的教学方式主要有录播+答疑、平台精品课程+答疑、直播教学等。基于课程人数、性质和要求的不同,教学方式也要视情况而定。第三阶段(2017—2020年)是反思完善阶段,主要是通过分析在线教育在教学中成功或失败的影响因素从而探讨在线教育存在的问题和风险。学习者和教育者为在线教育的基本主体,他们面临的挑战也不尽相同。学习者对缺乏互动性,带来疏离感的低质量在线课程心存疑虑,教育者面临着技术能力不足、缺乏在线教学经验等问题。
  
  目前,国外在线教育研究趋向于在线教育问题解决:一是在线教学设计专业化。需要教育者协调好教学情境中多个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优化教学内容,改进教学方式,增加学习者的课堂参与,激发其学习兴趣和提高其学习动机,从而转变对在线教育的认知偏差,提高在线教学效果。二是技术培训深入化。应鼓励教育者参加相关的在线教学技术培训,学会如何使用各种在线教学工具,理解各种技术工具与教学内容的适配性,筛选可靠的网络教学资源,满足不同学生的需求,从而弥补在线教育者技术能力不足。随着在线教育研究的不断深入,未来的在线教育会变得更系统和更专业。
  
  4 研究结论
  
  ①随着疫情来袭,国外在线教育领域掀起了新一轮研究热潮。研究队伍、研究方向和研究成果都得到壮大、拓宽和丰富。
  
  ②国外在线教育的研究领域主要集中于在线教育在不同教育系统中的应用、在线教育数字化学习资源设计开发、技术支持的在线教育应用、在线教育的便利性和普适性、在线教育过程研究和在线教育的比较研究等方面,是当前国外在线教育研究的热点。
  
  ③目前,国外在线教育的研究趋势主要是反思完善,对现有的在线教育模式中存在的问题进行反思;并结合先进的教育技术平台,不断创新完善在线教育模式。
  
  5 讨论与启示
  
  基于以上对国外在线教育研究结果,对今后我国在线教育理论与实践研究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①国外对在线教育的研究时间较长,涉及领域较为广泛。我国也应该从不同层次、不同类别广泛开展研究,以此不断丰富在线教育理论,推动在线教育实践发展。
  
  ②国外对在线教育技术平台的应用研究较多。目前,我国才开始涉及这方面的研究,可借鉴国外相应的研究经验和成果来促进我国在线教育的发展。
  
  ③国外关注在线教育过程和效果的研究,强调用真实的项目情境变革学习方式,把虚拟转化为真实,让学习者的感受性、体验性随着自主性增强而增强[21]。我国也应注重对在线教学过程监控的研究,以提升学习者的学习效果和对在线教育的满意度。
  
  ④国外重视融合线上和线下教育的混合式教学研究,有利于发挥最佳的教学效果。在后疫情时代,我国也应重视线上与线下教育研究的有机结合,不能过于强调单一模式,需结合实际构建真正落地的在线教育模式。
  
  参考文献
  
  [1]蒋惠凤,刘益平,张兵.在线教育方式下高校教学改革的行为选择、动因与对策研究[J].黑龙江高教研究,2021,39(1):150-155.
  
  [2]王米雪.国内外翻转课堂研究现状与趋势分析:基于期刊文献的内容分析[J].中国医学教育技术,2015,29(6):607-611.
  
  [3]庞恩旭.我国核心期刊的现状分析与研究[J].图书馆论坛,2004(2):15-17.
  
  [4]杨淼,董永权,胡玥.基于CiteSpace的混合学习研究热点及趋势分析[J].中国医学教育技术,2017,31(6):644-650.
  
  [5]Sangra A,Vlachopoulos D,Cabrera N.Building an Inclu- sive Definition of E-Learning:An Approach to the Con- ceptual Framework[J].Inter Rev of Res in Open And Dis Learning,2012,13(2):145-159.
  
  [6]Bhuasiri W,Xaymoungkhoun R J,Finger G,et al.Critical Success Factors for E-Learning in Developing Countries:A Comparative Analysis Between ICT Experts and Facu- lty[J].Comp & Edu,2012,58(2):843-855.
  
  [7]Tarhini A,Hone K,Liu X H,et al.Examining the Mod- erating Effect of Individual-Level Cultural Values on Users' Acceptance of E-Learning in Developing Coun- tries:A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 of an Extended Technology Acceptance Model[J].Inter Learning Envi- ron,2017,25(3):306-328.
  
  [8]Tarus J K,Gichoya D,Muumbo A.Challenges of Imple- menting E-Learning in Kenya:A Case of Kenyan Public Universities[J].Inter Rev of Res in Open and Dis Learn- ing,2015,16(1):120-141.
  
  [9]Cheung R,Vogel D.Predicting User Acceptance of Coll- aborative Technologies:An Extension of the Technology Acceptance Model for E-Learning[J].Comp & Edu,2013(63):160-175.
  
  [10]Alraimi K M,Zo H J,Ciganek A P.Understanding the MOOCs Continuance:The Role of Openness and Reput- ation[J].Comp & Edu,2015(80):28-38.
  
  [11]Abdullah F,Ward R.Developing a General Extended Technology Acceptance Model for E-Learning (GETA- MEL) by Analysing Commonly Used External Factors[J].Comp in Human Beh,2016(56):238-256.
  
  [12]Wang T H.Developing Web-Based Assessment Strate- gies for Facilitating Junior High School Students to Per- form Self-Regulated Learning in an E-Learning Envi- ronment[J].Comp & Edu,2011,57(2):1801-1812.
  
  [13]Wang Q Y,Woo H L,Quek C L,et al.Using the Face- book Group as A 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An Ex- ploratory Study[J].British J of Edu Technol,2012,43(3):428-438.
  
  [14]Chen C M,Wu C H.Effects of Different Video Lecture Types on Sustained Attention,Emotion,Cognitive Lo- ad,and Learning Performance[J].Comp & Edu,2015(80):108-121.
  
  [15]刘军.社会网络分析导论[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170-185.
  
  [16]肖明.知识图谱工具使用指南[M].北京:中国铁道出版社,2014:37-38.
  
  [17]韩燕娟,卜彩丽,张宝辉.我国微课的研究热点、主题和发展趋势:基于共词分析的知识图谱研究[J].现代远距离教育,2015(6):24-32.
  
  [18]卜彩丽,张宝辉.我国翻转课堂研究热点、主题与发展趋势解析:基于共词分析的知识图谱研究[J].教育导刊,2015(9):48-53.
  
  [19]陈悦,陈超美,刘则渊,等.CiteSpace知识图谱的方法论功能[J].科学学研究,2015(2):242-253.
  
  [20]王娟,陈世超,王林丽,等.基于CiteSpace的教育大数据研究热点与趋势分析[J].现代教育技术,2016(2):5-13.
  
  [21]胡宗华.提高在线教育质量的三项举措[J].人民教育,2020(Z2):82-84.
标签:

上一篇:情景模拟联合标准化病人教学模式在药物学基础中的应用

下一篇:虚拟现实在心肺复苏培训中的应用进展

合作客户


400500王中王

京ICP备18012487号-10?Copyright © 医学期刊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网站地图

在线客服